0

not蜂only,放旧文,时不时别的。大兄弟,来根棒棒糖啊

twinkle twinkle little star

擎天柱x大黄蜂
短打,……拆?

领袖从视线的角落里扫视到他的朋友。
他还没有上线,胸口平缓的起伏显示出他此刻很舒适。大黄蜂似乎向来缺乏安全感,他在休眠中也能迅速醒来,抄起武器和对手拼个你死我活,擎天柱的印象里,那是张相当令人胆寒的面容。现在他很安静,倒是很符合他这个年纪的汽车人的模样。
“老朋友,你醒了?”
“你再休息一会儿,毕竟对接会给你的机体带来过度负担。”擎天柱按住急着起身的年轻人,自己也挪了挪身子挨着好友躺下。他的声音依然带着破损机械磨蹭出的沙哑,但总好过无法开口。
他们沉默着并排躺在一起,那个好动的年轻人时不时转头看擎天柱,似乎又十分羞赧地把头扭向一边。他的接口还在火烧火燎地疼,可这疼痛让他愉悦。
“塞伯坦。”
“……?”领袖又偏过头,把视线向着大黄蜂的蓝光镜。
“我说,我刚刚想到了塞伯坦。”
“……咱们的家园会恢复原状的。”他出言安慰道。
“我相信。不过对我而言,”他翻个身,把后背的两片门翼印在领袖视线里,“有你的地方就是家,我在这儿就很安全了。”
擎天柱把头偏向一边,从飞船的舷窗看出去,塞伯坦背后的星光就印在他的蓝光镜里了。

评论(2)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