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not蜂only,放旧文,时不时别的。大兄弟,来根棒棒糖啊

Head to Head

Head to Head
(TF乱入NFS,to阿岚)

(私设变五后汽车人滞留地球没回家)
红景郡的巡警们从没见过这样的场面。
一辆标识为NYPD的警车疯狂地追逐着一辆改装过的肌肉车。他们不顾一切的生死竞速颇有些曾经的Zephyr和Fate的风采,甚至更甚于之上。
落日山谷的高速公路似乎总是比 他地方要热闹一些。山峦、平原、荒野……和发动机的轰鸣。
大黄蜂不大敢告诉擎天柱自己的行踪,更不敢让他知道自己缠着凯德改造了机体。擎天柱不会理解,他是个年轻人,他需要放松,他得发泄,而地球人发明了最恰当的娱乐方式。现在,他只需要等一个对手。他偷偷比对路过的每一辆汽车。那些花里胡哨的喷饰,夸张的轮毂,他都看不上。呼啸而过的警车更专注于追捕那些名贵精致的欧洲车,而停在栅栏后面的肌肉车看上去似乎没什么威胁,更何况大黄蜂不想招惹人类警察。他更乐意和车手们一较高下,而至今为止他还没输过。可这太无聊了。
直到他看见从U型弯转出来的一辆警车。那不过是辆普通的Mustang。但他从看见那警车的一瞬间就感到浑身的管线隐隐作痛。大黄蜂没料到会在这地方遇见路障。但这紧张感中竟也萌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酣畅,轮胎摩擦地面的嘶鸣刺激着年轻人的脑模块,他几乎顾不上挑选路线,直冲进农场中,再从谷仓的缝隙间冲出来,路障紧追其后,几次剐蹭那辆肌肉车的车尾,却始终没有亮出武器,如同猫鼠的猎杀游戏一般,似乎只是为了享受追逐猎物的过程。大黄蜂巧妙地避让着前车,顺便慢慢降低了速度。
路障几乎还没来得及反应,猎物已经及时刹住了车,两人并排的瞬间,猎手被强大的冲击波撞出好远去。尽管他已经在芯里无数次提醒自己对这位年轻的指挥官要留个心眼,但显然是没料到还有这么一出,警车翻滚了几下之后及时调整了姿态,这才得以还击。
“这是个警告。”他的通讯频道里传来一个年轻人的声音,“你如果还敢往前来,下一次我会直接开枪。”
“你见过谁给自己的死敌警告?”Mustang几乎是发了疯地从稻草堆中间抄上去,车头直冲着Camaro的身侧,可两车刚刚接触的瞬间,从那小黄车上释放出的巨大电流就让路障叫苦连天。他顾不得周围是否会有人类窥视,解除隐蔽形态摊开四肢躺在地上,光镜努力聚焦在慢慢驶过来的大黄蜂身上。
他年轻的敌人太过于骄傲了。他急着确认自己的胜利和自己的新把戏给路障带来的困扰,轮胎卷着沙尘和枯草的声音渐渐靠近,但几乎就是那瞬间,黑蓝涂装的侦察兵一跃而起,准确地朝着那辆雪佛兰的前轮开了一枪。大黄蜂的轮胎并非真的橡胶质地,自然不会因为这一击而损坏,但枪击伤及他的传动轴,年轻人忍着剧痛向后倒退,然后慌忙变形起身。
“这是个警告,大黄蜂。”路障学着对方的语气,凑到年轻人跟前,“我不知道谁给你装了那些破烂玩意儿,还修好了你的嗓子,不过他最好能起死回生。”
红景郡有不少废弃的汽车修理厂,那是赛车还更为流行的时候最重要的产业。F8和他的法拉利恩佐曾时常光顾,更多的时候,人们讨论的是死去的Zephyr的幽灵。可惜FBI已经将大部分修理厂扫荡一空,自从Fate也消失,外星人入侵的消息渐渐取代了里昂杯的盛况直播之后,这里就只剩下空荡荡的谷仓。而现在,这个无人关注的角落是两位宿敌的战场。路障还未从眩晕中彻底恢复,但他懂得如何在不利的战况下尽可能寻求战机,更何况对手也无法发挥出最大的实力。不过路障很熟悉他的宿敌,他总是能在陷入绝境之后逆转局面。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俩十分相似。
大黄蜂却显得十分从容。他甚至懒得提起战锤,只把枪指着对方的方向,谨慎地在杂物堆之间转移,在对方击中掩体的前一秒便迅速躲避予以还击,但毫无疑问的,这位神枪手并不打算结果了那位假警官。他们的厮杀变得越来越像游戏,枪声渐渐稀疏乃至彻底停止。
路障率先扔掉了武器。年轻人也跟着把手上的炮筒收了回去。他的第一拳来得十分突然,正中路障的额头,但第二拳便被截下了,霸天虎的右拳砸在大黄蜂裸露的腹部机体上,年轻人退了一大步,但几乎同时起跳,双手攀着悬梁,给了对手重重一击。路障的光镜因为兴奋而异常明亮,他扑上去,掐住那小个子细瘦的腰部和胯部,好让他无法反击,他们都彻底忘了那些所谓的搏斗技巧,只是彼此撕扯,用拳头和任何可以用上的机体部位搏击,这几乎是他们每一场捕猎游戏的必然结果。毫无疑问,他们憎恶对方,但与此同时,他们又毫不怀疑自己是唯一能杀死对方的人。
路障腾出一只手来掐住大黄蜂的颈部,而对方也毫不示弱地用拳头反击。大黄蜂始终显得很从容,他已经成长了不少,无论是指挥才能亦或是在战场上的实力,路障明显感觉他们的角色在逆转:他已经是大黄蜂的猎物了。
“You can't catch Devils with Angels...”他的广播。路障倒更希望大黄蜂用本来的声音和他说点什么,不过指挥官选择了沉默。他步步紧逼,挥拳逼迫路障后退,直到他退到谷仓门口。黑蓝色的霸天虎改变了形态,大黄蜂紧随其后,两辆车又飞奔向落日山谷的旧公路上了。
路障从后视镜里观察那辆肌肉车。他夸张的空气动力套件显然是凯德耶格尔的杰作,那个人类把他的小伙子武装得严严实实,他几乎是坚不可摧的。而从芝加哥之战中幸存之后,路障也愈加精于逃命之道,他用车头撞翻障碍物,好让那辆小黄车慢下来,而对方也带着浑身电光气势汹汹地逼近。
公路上渐渐添了几辆人类的警车,紧跟在大黄蜂身后叫喊着让他停下。换了平时,大黄蜂可能会乖乖停车。但现在他顾不得这么多。那辆黑蓝的警车占据了他全部的视线,他的武器、他的光学镜、他的脑模块以至于火种,都只剩下眼前的公路和路障三条线型的尾灯。他们的游戏容不得别人打扰。至少对大部分人而言,这是不容打扰的——直到一辆不识趣的人类车辆出现。皮卡车来不及避让冲上来的车,径直朝着海岸悬崖滑过去。路障听见那年轻人刹车的声音。他刹得很急,几乎整个车身都调了个头,但还是准确地停在崖边了。
他那无可救药的道德观。路障几乎狂怒地调转方向,直冲着年轻人冲过去。他看见大黄蜂变形起身,两步并做三步冲刺,一双手牢牢抓住皮卡车的车尾,把它甩回路中间,但他来不及避让路障的冲撞,几乎从悬崖边上滚落下去,他惊叫着,咒骂着,从昆塔莎一战中恢复的嗓音因为紧张而有些嘶哑。路障喜欢大黄蜂冷静的战斗方式和他战斗时凶焊的眼神,但唯独他那颗过于温柔的火种令他厌恶。他们本该是同类,但擎天柱教会这小家伙如何抑制自己的冲动。路障与他恰好相反。他没有给大黄蜂喘息的机会,紧跟着便给了他第二下。他撞的够重,年轻人的EMP武器还未来得及开启,已经被撞得从悬崖边上滚下去。大黄蜂挥舞双手试图抓住任何可以救命的东西,不过当他睁开眼,抓住的却是路障的手臂。年轻人惊诧而厌恶地瞪着那个老对头。
“你还在沉睡,而我已经醒了。”路障想了想,朝他说道。
“恰恰相反。我的生活方式你根本不敢尝试。”那小个子固执地反驳,抓着路障的手臂,也不网上攀,只等着对方做出反应。霸天虎的侦察兵迟疑了片刻,把那小个子拖上来。他只要一松手,大黄蜂就会掉下去摔得粉碎。但这狡猾的家伙恐怕也会在坠落前开炮击碎他的脑袋吧。
“我欠你一次。”他眨眨眼,那样子十分天真,路障不做声,瞟着那年轻人,刚刚这一闹他反而没了打架的心思,而且这人未免也有些太好脾气了。他转过身去,变回载具形态准备暂时离这个汽车人远一些。
“路障。忘了告诉你……”年轻人又开口了。路障头也不回,兀自发动引擎。但几乎就是那同时,大黄蜂猛地冲上来,车身放出一股巨大的电流,脉冲把路障撞出老远,几乎要把他的机体撞碎,他艰难地睁开光镜,便看见那辆黄色的小跑车扬长而去,通讯系统里留下一句广播声:“你该认输了,Zephyr.”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