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not蜂only,放旧文,时不时别的。大兄弟,来根棒棒糖啊

戦国basara4竜王甕割編·第四章汉化(二)

(二)

柴田胜家没看到最后便离开了。

凝视着那两人绽放的火花,胜家觉得自己心底某些可怕的冲动会觉醒。

在对信长谋反惨遭失败的那天,胜家就应该已经扼杀掉的东西。

野心,梦想,自负,未来。

本应该已经将那些东西彻底碾压粉碎,埋葬掩盖的,心底却又开始隐隐作痛。

和左近战斗的时候便是如此,和政宗战斗之时亦然。

本该消失殆尽的火焰,又再次开始燃烧。

自己是否又会取回那时的热情?——心底甚至开始抱有了一丝这样的希望。

——不行,快忘掉,快忘掉。

胜家自言自语地嘟囔。

不想再做一次那种愚蠢的梦了。

梦是一种凶器。它将人的心剜出来,让人流血致死。

——别想起来,什么都别想起来,你这木偶!

他垂下眼帘,毫无目的地大步离开,不知不觉来到了未曾到过的地方。

似乎是走出了城池的里手,来到一片小小的田地。

沿着田埂,田地被整齐地分割为几块,不知哪个角落里还有清脆的蛙鸣。

如此风景和胜家此刻的心境实在不符。

仿佛是突然被拽出梦境一般,一时间胜家只得呆立在原地。

生机勃勃的菜叶。泥土的芳香。还有不知为何有些滑稽的蛙声。

 自己到底发呆了多久?

清醒过来之后,刚刚产生的动摇变宛如水波一般平复了。

——愚蠢之极。

胜家暗自苦笑。

本来还在因为心里激烈的冲突痛苦不堪,转眼就被这风景治愈了,想来自己也真是卑微。

胜家微笑着往前走出去,不经意瞥见木栅栏上挂着的铁锹。

胜家无意识地伸出手去取过铁锹来。当然,这不过是农具,并不是武器。但对于胜家而言,也算是这段时间以来碰的第一件称得上铁器的东西了。他称手的爱刀——逆刃薙,在被俘的时候让伊达军给收走了。之前都没有想起这东西,现在却稍稍有点想它了。

——对我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东西,希望不要被弄坏了。

胜家无意间把铁锹握在手里,像挥舞逆刃薙一般挥舞起农具来。

突然,身后响起一个声音。

“不对!!“

胜家惊讶不已地转过身。

龙的右眼——片仓小十郎怒气冲冲地站在后面。

胜家不知道为何小十郎露出如此可怕的表情。对他而言,小十郎是这一群热血笨蛋中间唯一一个冷静沉着的常识人。

如今的小十郎,为什么看起来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暴跳如雷呢。

——是因为我到田里来了吗?觉得我会下毒什么的?

小十郎冲着惊呆了的胜家走上前来。

”铁锹不是这么用的!“

”……“

”那不是你的玩具!“

小十郎生气的理由,似乎是因为胜家把玩他的铁锹。

胜家不禁歪着头兀自思考起来。他并不知道小十郎有多喜欢伺候田地。

虽然有些不明就里,为了显示自己没有恶意,胜家还是赶紧把铁锹顺手扔掉了。

然而,这一举动却彻底激怒了小十郎。

”你居然敢这么对待铁锹!先是拿着甩来甩去,现在居然敢扔了!你特么想跟我打架吗?!“

”非、非常抱歉!“

虽然愈加搞不懂状况,但是胜家现在至少知道再把眼前的人惹毛就出大事了。

就在胜家准备老老实实地转身走人的时候,小十郎突然喊道:

”很喜欢那把逆刃薙吗?“

”……“

”那个没可能还给你,你是俘虏。“

”……我明白。“

”那个保管在武器库里,他们会善待它的,放心吧。“

”感激不尽。“

胜家呆住了。本来以为自己再也碰不到的逆刃薙,却被好好的保管着,心底不禁有些开心。

小十郎一脸不爽地把铁锹捡起来放回原位。

胜家突然对着那个背影发问了。

”哪一边胜了?“

”什么?“小十郎转过来。

”刚才的胜负,伊达氏和真田氏的胜负,谁赢了?“

”这么想知道的话,为什么不看到最后?“

胜家并不回答,他不想把自己内心的纠葛说出来。

”没能分出胜负,打了个平手。“

”平手……?“

”同时倒下了。政宗大人和真田虽然都没受什么重伤,但是两人都晕过去了,估计一会儿就醒吧。“

”这样啊……“

胜家并不知道两人为何战斗。胜家对真田幸村的事情一概不知,也不曾听到两人之前的谈话。

然而刚刚心中却满是”羡慕“的情绪。

能够用尽全力地战斗。燃尽斗志之后那一瞬的空白所产生的绚烂,自己也想要体会。心底的热情又一次悄悄萌发了。

胜家屏住呼吸,努力地想要抑制自己的想法。

——快忘掉快忘掉快忘掉!

看到胜家这幅样子,小十郎突然把腰上挂着的两把刀中的一把拔了出来。

胜家惊讶不已地看着小十郎取出的刀。

”……什么?“

”拿着。“

胜家接住被强行递过来的刀。

小十郎慢慢抽出另一把刀,左手持刀摆好了防御的姿势。

意识到他的打算之后,胜家惊愕不已。

”片仓氏?“

”虽然说不是你擅长用的逆刃薙有些对不住你,不过让我看看你的身手吧!“

他连拒绝的时间都没给胜家。到这份上再问什么都没用了。

胜家迅速抽出刀来挡住了进攻。

”突然之间要干什么……“

”不想死的话就给我认真点吧!“

小十郎毫不犹豫地攻击胜家的下盘,胜家向后跳开一步,顺势挥动武器。

不寒而栗的感觉。并非是因为害怕被斩杀,而是因为发现自己心底隐藏的热度已经开始冒头。

——这是……

如果继续追问自己的话,那种侵蚀肌骨的热度又会觉醒的。对于胜家而言,这是无论如何都想要避免的事态。然而刻意地抑制住那份狂热,身体又会变得迟钝。小十郎也不可能放过那个机会。

无需思考。胜家本能地避让小十郎的斩击,并予以还击。虽然不是最称手的武器逆刃薙,胜家也不是完全不会用刀。甚至可以说,胜家的刀法比身边的其他武将要高出一层。

然而,挥舞着借来的刀时,心中的焦急却渐渐发酵。

——不是这个……我想要的是——

已经仿佛与自己为一体的,逆刃薙。

如果拿着那个,绝对不可能被压制住。

和政宗战斗时所负的伤还没痊愈。肩膀疼痛不已,气息也跟着混乱了。尚未习惯这样的战斗,境况渐渐变得不妙。

胜家觉得谢天谢地的是小十郎没有一口气打到最后。似乎是察觉到了异样,他收起了刀。

”政宗大人说的没错,你不是木偶。“

”……“

”你在想什么,柴田胜家?“

胜家一言不发地把刀收回鞘中,还给小十郎,而后便转回身去。小十郎也就不再叫住他。

——你在想什么?柴田胜家?

胜家暗自在心中询问,却始终没有答案。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