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not蜂only,放旧文,时不时别的。大兄弟,来根棒棒糖啊

戦国basara4竜王甕割編·第四章汉化(三)

(三)

“那之后,在下认真地想过了!”

幸村说这话的明快语调一点也不像是刚刚还意识不清的样子。

“政宗殿下是为了将在下激怒才说出那种话的吧?”

“你在说什么?”

“请不要装傻!在下已经看出来了!”

幸村毫无顾忌地笑出声来。

政宗和幸村两人正坐在屋内。

从他们两人那场死斗之后已经过去半日,两人的体力也已经完全恢复了。天色已经黑了,明月越过庭院中的松树洒下银辉。

政宗叫近侍们都退下,和幸村一同边吃晚饭边赏月。

那场打到两人都倒下的战斗之后,幸村的心情似乎终于是平复了下来,又恢复了平时那个豪爽阔逹的他。

“但是,您为什么要这么做?”

“谁知道呢。”

本想装傻支吾过去的政宗,转头看到幸村茫然若失的样子,又改了主意。尽管连在伊达军内部的人面前政宗都不愿意透露真实想法,但告诉作为外人的幸村似乎就没关系了。如果幸村是作为武田的人到来那自然不妥,不过如今他不过是一介浪人,告诉他倒也无妨。

“最近……我这儿有个俘虏。”

“俘虏?”

“嗯,织田军的武将,叫柴田的……”

“柴田?难不成、是柴田胜家殿下?”

“你认识他?”

“以前有过一面之缘,那时候他率领着织田的军队,是为实力强劲得令人畏惧的大人。”

幸村似乎是在回忆什么,仰起脸看着月亮。

“听说胜家殿下反抗魔王失败之后,似乎就没再听到他的名字了……为何会变成政宗殿下的俘虏?”

“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吧。”政宗省去了说明,直接讲下去。

“总之,胜家很让我介意。”

“为什么?”

“他看起来简直像木偶似的。”

幸村听到这话顿时瞪大了眼睛。

“木偶……那位柴田殿下吗?!”

“是啊……一天到晚不会生气也不会笑,就是愣愣地发呆。有时候故意让监视的人走远些,他好像也没有要逃走的意思。两眼空空地,看着老天不会动。”

“难以置信,跟在下所认识的那位柴田殿下判若两人。”

“那家伙以前不是这样的吗?”

“当然不是。要是像个木偶似的,怎么可能当上织田的武将。那时候的柴田殿下简直是为打仗而生的,勇猛果敢,就连敌人都纷纷被他震慑投诚了。”

“……是吗……”

政宗想起自己和胜家一对一的战斗。那时的胜家眼中确实闪烁着热情,是不折不扣的斗志高涨的猛将。

然而在被俘之后,那种热情就仿佛是幻灭了一般,胜家整个人也跟丢了魂似的。

“真想看看。”

“想看什么?”

“那家伙的眼里,重新寻回光明的样子。”

政宗微微眯起左眼。

“能让你都如此佩服的男人,居然变成了一个无聊的木偶,我这么想大概就是这理由吧。不过那家伙并没有完全绝望。虽然只是偶尔,那家伙的眼里还是会突然闪现曾经的热度。我想看见那热度。”

“政宗殿下……”

幸村迅速坐直了身子,摆出十分正式的姿态。

“您激怒我,是为了柴田殿下吗?”

“……”

“您和我的决斗,也是为了让柴田殿下醒悟吧?是因为觉得这样他心底过去的霸气就能觉醒吗?”

幸村冷静地凝视着政宗。

政宗却无言以对。虽然这正是他的目的,却又别扭地不想承认。

 然而幸村却咬住不放,继续追问。

“为什么对敌人的武将这么在意?现在的柴田殿下就算变成了木偶,也和您无关吧?到底为什么……?”

“Ha……”

小十郎也说过同样的话,说政宗对敌人的武将太过关心什么的。

跟你有什么关系……政宗刚想这么说,又把话咽了回去。

看着幸村那双正直得近乎傻的眼睛,政宗有些厌恶自己的遮遮掩掩。他仿佛自言自语般小声地开始讲述。

“那家伙……胜家……和那时的我有着一样的眼神。”

“什么?!”

“没有灵魂的木偶。在看不到边际的黑暗中一个人辗转徘徊。胜家和那时的我一样。”

“……”

幸村不再发问,只是认真地听着政宗的每一句话。至今为止,政宗从未向别人提起过这些记忆,然而话从嘴里出来,就再也停不住。他仰起头看着月亮,继续讲道:

“我失去右眼的时候,家臣团的人,都对我感到绝望。眼睛残废了,就等于再也无法战斗,更不能继承伊达家。不管我怎么躲藏,怎么努力地堵住耳朵,那些声音还是会环绕在我身边……嘲笑的声音。”

——世界变得阴冷、黑暗、周围的眼光都充满恶意。

幼年时候的绝望从心中苏醒,政宗的声音变得虚弱了许多。他努力抑制着自己的痛苦,继续讲下去。

“无数次地希望自己没有心就好了。什么都感觉不到,就能轻松地活着。什么都不想看,什么都不想听。那时候,如果那双手没有把我从黑暗中牵出来,我现在一定还是那副样子。”

“……”

“所以,我没办法放着他不管。如果就这么扔下胜家,那就好像是在向那时的自己复仇一样……”

好像说多了。

政宗有些后悔地看向幸村,却差点被吓得把碗给拿掉了。

幸村的眼睛湿润了。搁在膝盖上的两只手颤抖得很厉害。

“所以……所以……就算是敌人也要救柴田殿下……”

“诶?……哦、嗯。”

“这是何等的胸怀!这正是、男子汉的柔情!在下、十分感动……!”

“你还真容易感动……”

“并不是这样的!政宗殿下,那时候将您从黑暗中拯救出来的……”

政宗瞪着幸村看,幸村后半截的话也稀里糊涂地没讲完。

“总之,从那时起,您就有了这世上独一无二的心腹之人吧?”

“谁知道呢。”

“真是太好了。如果您一直被困在黑暗中,在下的人生也会变得无聊的。”

幸村笑起来。就好像忘了他刚刚还哭过似的。那副笑颜不掺丝毫虚伪。政宗立刻板起脸。

”刚刚说的都是玩笑话,忘了吧。“

”如果您希望在下忘记的话……“

”Shut up,都叫你忘了啦!“

”在下忘不了、但是在下保证,这些事情只会有在下一个人知道,绝不告诉第二个人!“

”嗯嗯,就这么办。“政宗站起身来。

今晚稍稍说的有点多了。一定是因为月的光辉和幸村无邪的本性吧。

”今晚好好休息,休息够了就走吧。“

”在下正有此打算。给您添麻烦了。“

”没关系。就算是打发时间了。“

政宗背对着幸村摆了摆手。

——原来如此,独眼龙还有这样的过去啊。佐助坐在屋顶边看着月亮边暗自想。

——要是任由他这么腐朽下去,奥州早就是主公大人的东西了。龙的右眼真是添乱。

他坐在政宗和幸村聊天的屋子顶上,听着两人的对话。正常人的话,是无法听到屋内的对话的。然而佐助的五感却超乎人类的范畴,不仅仅是对话,就连两人的呼吸都能听见。

其实做幸村的护卫这个名义,也就是说说而已。在这座城里,就算不带武器也不会有人加害于幸村。尽管如此佐助还是出于忍者的本能而潜入屋顶,不过说白了就是闲的无聊而已。

——就因为这个就要救柴田,独眼龙也真是爱多管闲事啊。

佐助的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不过这家伙就是白折腾。破瓶柴田的黑暗可是深不见底啊……

虽然平时好像就是跟着幸村到处闹的清闲人,但佐助毕竟是武田的忍者队长。和表面不同,他对各国的内情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当然,对于这个胆敢背叛魔王的人的事情也知道。包括他背叛魔王的缘由、经过,以及结果。

——如果没有心就好了。

想起政宗的话,佐助的眼里蒙上了一层阴影。

——一个二个的,想的都一样。

他心里浮现出很久之前的一些记忆。

如果未曾和幸村以及信玄相遇的话,自己又是什么样呢?——这样的想法在瞬间让他的心动摇。

——算了,都是陈年旧事。

佐助悠悠地站起来,表情又恢复了曾经那个漫不经心的样子。

——独眼龙也好,柴田也好,都跟本大爷没关系。既然没能干掉独眼龙,接下来去哪儿好呢……果然还是去上杉?

小声地感叹着,佐助的身影在瞬间便消失了。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