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not蜂only,放旧文,时不时别的。大兄弟,来根棒棒糖啊

戦国basara4竜王甕割編·第四章汉化(四)

(四)

——做了个梦。

梦中那个坐在花园里的女子,美丽虚幻,惊若天人。

她的手上,托着一朵浸染于虚无之色中的枯萎的花。

女子把花瓣一枚枚剥落,口中轻轻低语。

毁灭、生还、毁灭、生还。

或是,梦想成真、破灭、成真、破灭。

那样的话语传到耳际。

——阿市大人。

然而,女子却似乎没有听见一般仍旧低着头。

——忘记、铭记。

——杀戮、放生。

——原谅、记恨。

枯萎的花瓣漂浮在苍穹之中。

视线突然被重重叠叠的花瓣遮盖。阿市仿佛是被线吊住一般站立起来,微微笑着。她身上穿着的雪白的衣服,是被诅咒的新婚礼服,死者的服饰。

胜家猛地跳起来。他满头大汗地坐在那里,刚刚那白衣的身影还在脑海里没有散去,对于自己到底在哪里竟然一时有些混乱。几次深呼吸后,胜家总算是清醒了。自己是被奥州的伊达军捕获,如今正在伊达的城中。梦中所见到的阿市的身姿,和他最后一次看到阿市时候的样子重叠起来。胜家不禁用手捂住脸。他记忆中的,是嫁入浅井家时候的阿市的样子。

——阿市大人。

那时候的阿市大人的侧颜,或许穷尽一生也难以忘怀。

——如果我能更强大的话、如果我能拥有王者的器量的话,一定能保护您吧。

悔恨在心中发酵。

怒火让身体深处愈加炙热。

胜家再次倒在被褥上,小声对自己说:

——忘掉忘掉忘掉,木偶!

呼吸变得愈加痛苦,眼泪不自觉的湿润了眼眶。

蹲踞在漫长的夜的黑暗中,胜家无声地悲鸣着。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