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not蜂only,放旧文,时不时别的。大兄弟,来根棒棒糖啊

戦国basara4竜王甕割編·第五章漢化(三)

当晚,政宗收到了一封信。

写信人是真田幸村。

政宗看到信封上的名字,连看都不看便顺手把信递给了小十郎。

“这家伙,写字都这么张牙舞爪的。看着就费劲。你帮我念。”

“是。”

小十郎展开信纸。

——原来如此,刺眼的墨迹和乱七八糟的字连成一片了。

【政宗殿下,前几日在下的无礼之举,还请多包涵。多亏殿下指点,在下已经散尽迷茫。谨此深表谢意!在下的魂灵,果然只与主公大人同在。若是不得主公大人赏识,在下也不过是一具木偶。正是因此,在下和主公大人终于一决胜负!】

政宗摇了摇头。

“干啥啊这是?甲斐特色?”

“不知道……”

【主公大人全力与在下战斗了。结果,在下竟然大获全胜!】

“真田这家伙真可怕……”

【在决出胜负的那一瞬间,主公大人用尽全身心揍了在下的脸颊。在下也用拳头回应了主公大人。主公大人允许在下再次回归武田旗下了!】

“太好了。”

【主公大人用逐出师门这种方式来让在下驽钝的灵魂觉醒,在下却被这份深刻的慈爱动摇,对于在下的愚钝,在下回想起来便脸红不已。】

“Happy end……真是个会给人添麻烦的家伙。”

政宗已经彻底没兴趣听了,把头转向一边,小十郎却突然开口了。

“政宗大人,还没念完。”

“还有啥?”

【另外还有一事,佐助告诉在下,万分重要,特此向殿下转达。请政宗殿下多加小心名为‘后藤又兵卫’之人。】

”后藤又兵卫?不认识啊。“

【曾经是黑田官兵卫殿下旗下的猛将,佐助说,此人十分偏执且无比残虐,把击败过自己的武将名字全都记载在手账中,一一虐杀复仇。】

”哈、真是个叫人不爽的男人。“

【而此人最大的目标,便是殿下您。】

”什么?“

【虽然在下深信这样的人无法打倒您,但据佐助所言,此人诡计多端,不择手段且复仇心切,或许正暗中谋划加害于您。还请您多加小……】

小十郎还没能念完那封信,一把锋利的巨刃便从小十郎和政宗中间的地上钻出来。

“——?!”

两人同时跳开几步,举刀做出防御的姿势。

政宗的六爪并不在手边,只得拿起短刀;小十郎则已经抽出武器做出了临战准备。

地板突然被打飞,一个奇怪的男人同时从下面跳出来。

此人表情狰狞,弓着腰站在那儿。

男人猛地把插在地上的弦月形状的巨大武器拔起来,阴阳怪气地说道:

“到底是哪位——?是哪位混了个蛋把这种信送过来的——?!!人家好不容易才潜入进来躲在地板下面的,都特么暴露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是我的台词!你谁啊?!”

政宗刚刚问完,男人的眼睛便一咕噜转过来紧紧盯着他。

“啊啊啊啊啊?你打算一直装傻么?别跟我说你不记得这张脸了啊?!”

“我哪知道,我可没有哪个熟人长成你这德性的。”

政宗嘲(zuo)笑(si)起来,小十郎却依旧谨慎地保持着姿势。

“政宗大人,这个人是……”

“啊,恐怕就是那个。真田信里说的那个叫后藤又兵卫的家伙吧?”

“啊?伊达……你丫的……说话给我小心点!!当心在阎魔帐上的排名上升哦——?啊、已经是第一位了?接下来要怎样呢——?”

“你在那儿叽里咕噜说些什么呢?虽然不知道你找我作甚,不过居然敢藏在地板下面偷袭我,胆子倒是不小。”

“‘找你有什么事’?!又兵卫大人找你还能有什么事?!你这白痴!当然是来砍你的脑袋的啊啊啊啊啊!”

“你真不是认错人了么?我根本不认识你啊?小十郎、你知道吗?”

“不知道……”

小十郎摇了摇头。

 “照真田的说法,应该是黑田官兵卫手下的人,大概是在战场上见过面吧,但是我压根不记得。”

“就是啊。”

“……”

又兵卫懒懒散散地垂着两只胳膊,蜥蜴一般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阴影。

“……记不住……是不是?你说真的?”

“嗯。”

“你把本大爷稀里哗啦地打了一顿、啪嗒啪嗒地践踏过去、害我成这副摸样,你特么居然说不记得?!!你有本事再说一遍试试?!”

“我不记得你是谁啊。”(译者吐槽:……作死小能手)

“伊达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这个——!”

又兵卫的眼中又恢复了光芒,然而这光芒和刚才不同,充满着憎恶和仇恨。又兵卫举起奇刃,大声叫喊起来。

“接招!让我听听你疼到连内脏都呻吟的声音!”

巨大的弦月型武器迅速向政宗袭来,速度之快超乎政宗的想象。

“……?!”

政宗太过于藐视对手,以至于一时无法做出反应。(译者吐槽:让你作死……)

“政宗大人!!!”

就在奇刃几乎要将政宗的身体撕裂的时候,小十郎的叫声让政宗本能地用短刀接住了这一击。被惊呆的政宗总算因为小十郎的严厉的喊声清醒过来。

“不要大意轻敌,您怎么就不改呢?!”

“我知道了……”

“因为敌人的外表就轻易判断对方,您已经因此不知道吃了多少回苦头了,还不知道改!”

“都说我知道啦!烦死了!”

“您那态度根本就没有认错的意思!要说您多少次?!”

又兵卫跳起身来,将奇刃投掷出去。政宗和小十郎同时做出反应,双刃抵挡了这一击。

“你俩!别在那儿叽叽喳喳地吵架!你俩的对手是本大爷!”

小十郎举刀怒视着又兵卫。

“政宗大人,请您退下,交给小十郎来解决!”

“行了吧,你才退下!这家伙想要的是我的脑袋。”

“但是……”

“都说了叫你退下啦!”

政宗拔出短刀向前走出一步。让小十郎帮忙而自己撤退,这不符合政宗的作风。而且,又兵卫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这也让政宗的血性被激发了。遇到强大的对手却不与之一战,这也不符合政宗的性格。

“真是的……”

小十郎叹了口气,退到一边。

又兵卫迅速地挥舞着奇刃对政宗展开攻势。政宗一脚踢破房门,避开了攻击。

“啊——?别以为你逃得掉!伊达!!”

“谁逃了?我只不过选一个更方便打架的地方而已!”

“很好很好!!”

又兵卫轻松地操纵着奇刃,时而又将其投掷出去。墙壁和天井都被他开了几个大窟窿,政宗却毫不介意。

“身手不错嘛!我记住你啦,后藤……啥来的?”

“你丫的!!!信不信我把你的嘴唇给你缝上让你再也说不出话来!”

因为怒气而发狂的又兵卫加快了进攻的动作。然而依赖于奇袭之策的复仇者和奥州笔头之间,等级差距确实不小。政宗已经完全解读了他的进攻动作。

 刀光闪过,又兵卫手里的奇刃便掉落在地,血液从他身上喷涌而出溅到了墙壁上。

又兵卫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短刀击中了无数次,身体直挺挺地倒在地上。政宗挥动短刀把上面的血迹甩掉,俯视着面前的败将。

“如果你保证再也不踏进奥州一步,我就放过你,不然的话,我今天就好好陪你玩玩,怎样?”

“呵……”

又兵卫趴在地上,抬起头来看向政宗,嘴边浮起一个阴暗的笑容。

“随你便好了……不过,告诉你一个小秘密……”

“什么?”

“有个家伙……正在密谋向魔王造反……”

他的声音嘶哑而低沉。

政宗皱起眉头来。

小十郎单膝跪下,用刀架在又兵卫脖子上。

“你是想拖时间么?老实交代!”

“呵呵……不相信就算了……反正跟本大爷没关系!”

“……说!”

“怎么办才好呐~反正都被说了是在拖时间嘛~”

架在脖子上的刀又近了一些,又兵卫不得不艰难地继续下去。

“明智……”

“什么?”

“明智光秀正在策划谋反……”

政宗与小十郎面面相觑。

“你说什么?为什么你会知道?"

 ”谁知道呢……说不定是假的哦……说不定是真的哦……“

又兵卫笑起来,两个肩膀都跟着震颤。

”明智……那家伙不是魔王的心腹吗?为什么……“

”政宗大人,此事还是不要轻信为好,等详细调查之后……“

趁着两人说话的空当,又兵卫猛地窜起来。尽管身受重伤,但他还是发狂般地做出反应,用几乎超乎人类的速度从屋子里逃了出去,留下一串血迹。

”等等!“

政宗阻止了就要追出去的小十郎。

“放他走吧。”

“但是……”

“这种人不值得你出手。恐怕再也不敢到我面前来了吧。”

小十郎看了看又兵卫消失的方向,轻轻点头。

“明智吗……”

“后藤又兵卫之流的人竟然掌控着如此重要的情报,这实在有蹊跷。果然还是不要相信……”

“不。”

政宗摇摇头。

“这不会是胡说。要是再慢吞吞的被人抢了先就糟了,我要去确认一下。

”您亲自去??“

”是啊。准备好出阵,我们去安土城!“

话音未落政宗便往回走去。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