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not蜂only,放旧文,时不时别的。大兄弟,来根棒棒糖啊

【BSR】死了一百万次的忍者

很多人都说猿飞佐助是不死之身。老天一定非常眷顾他。当他还是个少年的时候,他从山崖上滚下去过,人人都坚信这个还在训练中的忍者已经死了。然而他却攀着崖壁上的荆棘爬回了村子,两只小手满是血沫。

当然你可以说这是一次幸运的逃生。第一次算是侥幸,第二次那就是奇迹了。几个孩子一同外出去找冬天储备用的粮食和野味,竟然遇到了和他们有同样目的而来的狼群。惊慌中孩子们都逃开了,佐助不幸落在后面。兵荒马乱的年代死个孩子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人们多半也就是可怜一下这个夭折的倒霉蛋。不过令人惊讶的是,他又活着回来了。村子里的人在惊喜之余也开始相信这个孩子天生是做大事的料。他很快成了一个技艺娴熟的上忍,尚还年轻的身体早已被疤痕布满。他被火枪打过,被刀砍过,被毒倒过,你能想象的任何一种折磨他都已经尝试过,但他依旧没有死。

他是个有着不死之身的人。没有人再怀疑这一点。有时候敌人自以为已经将他消灭,他却能在瞬间化作黑影消失在对方面前。他不会死。任何人只要有了他和他的忍者队的协助,必定能独霸一方。然而也从没有人能真正得到他的力量。这个不会死的怪物不信任任何人,也不愿意停留在一个地方。

后来呢?有人说他变了。他交了朋友。想想看,这么一个满手血腥的人竟然交了朋友。他去了甲斐,投靠了武田。他开始笑了。当然,仅仅是在面对武田信玄时。他开始喜欢说俏皮话,搞没什么恶意的恶作剧,身边渐渐聚起一群人。然而他并不是这群人的领袖,而是围着这个团体的中心打转转。他敬重信玄,却依赖那个人。佐助总是跟在那个赤红的身影后面,好像飞蛾寻觅火焰,绕着那个中心扑闪。

谁能预料到他会变了呢。不过唯一没变的是他依旧不会死。他被东北的独眼龙一刀捅进胸膛却又活着回到他面前冲他扔过去几支苦无,他被大谷吉继打倒,尸体横在大阪城的城楼上,可是过了一天他就活蹦乱跳地出现在上田城的马棚顶上。从此以后人人都开始相信,猿飞佐助不会死。而更多的人相信只要有他在,武田就能赢得这场战争。

可是世事难料。即便身边有一个死过一百万次又活回来一百万次的人,武田也输掉了一切。武田信玄死了,那个不会死的猿飞佐助却依然活着。他突然不会笑了。他和那个红色的人一起,在无数的强者包围中艰难求生。可是大部分士兵并不担心他们的未来,因为他们身边有不会死的猿飞佐助。他仍然和过去一样,被火枪过,被人砍过,甚至被攻城炮炸过,然而他不停地死又不停地复活。他好像和以前相比什么都没变,除了那些越来越多的伤痕。

后来,德川家康得到了天下。他想要保证自己的地位稳固,所以他想要除掉那个不会死的人,还有他身边那个一身红色铠甲的人。他团团围住大阪城,然而那个不会死的人却决定顽抗到底。而一直穿着赤红铠甲的真田幸村也是如此,这场不可能赢的仗,他打得十二分认真,家康觉得仿佛不仅仅佐助是不死之身,幸村在他身边也有了这样的力量。

可是没有人不会死,除了猿飞佐助。家康最后杀了幸村,战场的怒吼和哀嚎仿佛都在一瞬间消失了,整个战场都安静下来。天下人终于胜利,百年的动乱宣告终结。可是再也没有人见过猿飞佐助。有人说打扫战场时看到了他的尸体,也有人说那只是个影分身,众说纷纭却没人能说出个道理。过了很久,人们都相信他已经死了。他死了一百万次,又活了一百万次,可是这一次他再也没有活过来。

 

(这真的是生日礼物吗……我觉得我简直是在捅刀子orz)

(so 下面又加了一段……)

(怎么感觉越加越奇怪了!!!) 

 

 

 

 

 

“……左近你干嘛呢?”

“呜啊!!!没事!真的没事!”

“你说谎的时候全身都抖得跟刚出生的狗似的……”

“好、好吧……但是你得跟我保证不要跟佐助说。”

“OK,文艺青年!”

红发的学生把自己写的东西递给伙伴看。

“怎么样!我厉害吧!”

“厉不厉害我不知道,不过你要是把你瞎编的这堆piece of shit给佐助看他一定会打断你的腿。”政宗鄙夷地把笔记本直接拍到左近脸上去。




(于是就是这样……团子君生日快乐!!!!!!!!!!!)

评论(9)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