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not蜂only,放旧文,时不时别的。大兄弟,来根棒棒糖啊

Date

钢锁觉得大黄蜂有种让人无法理解的距离感。即便现在把他抱在怀里,他似乎也和他隔着一段距离。他们不是头一次约会,但除了拥抱和低声的交谈,他们没有进一步的接触。钢锁怀疑这是两人之间距离感的来源。

他毕竟是长官。机器恐龙有时候会这么想,但他不介意两人的关系总是由大黄蜂主导,毕竟他是队伍里最聪明也最有权威的人。他只是不那么能理解大黄蜂的多愁善感,有时候中尉一个人对着砂岩遍布的荒原唉声叹气,钢锁就觉得有些反感。

怀里的人稍稍挪动身体,钢锁这才把思维拉回来。大黄蜂的机体热得厉害,他把头枕在钢锁胸口,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抬起头来。小汽车人跪在恋人腿上,朝着他的脸凑上去,湿漉漉的舌尖顽皮地掠过钢锁的嘴唇。他想要吻钢锁,大个子便顺从地张开双唇,把舌头探进对方温热湿润的口腔中。他品尝着大黄蜂的味道,尽可能轻柔地侵略他的口腔。

大黄蜂突然发出十分轻细的,似乎是很舒服的声音。他逃离了恋人的吻,把自己放平在地上。

钢锁反而不知所措了起来。他跪在大黄蜂身边,小心翼翼地伸手抚摸那具饱含生命力的机体。大黄蜂总是努力表现出成熟稳重的样子,可有时候装过头了,让他像个小老头,偶尔露出和年龄相称的一面时,钢锁觉得他实在是可爱得叫人不忍戳穿。

“你准备和我拆呢?还是准备就在那儿看着?”大黄蜂稍稍有些羞恼地打断钢锁的思考,可大个子依然没有什么动作,只是呆呆地望着他的长官;中尉的表情从愤怒到无奈,终于是妥协了。

“普神啊……”他叹了口气,重新倒在地上。老实说,这太尴尬了。他的接口已经湿得难受,输出管也胀得要命,可钢锁他渣的却无动于衷。他就差没问大黄蜂是不是生病了。

“小蜂,你是不是生病了?”

钢锁这话一出口,大黄蜂几乎是从地上弹了起来,他恶狠狠地瞪着钢锁,恨不得照脸给他一下,脑内闪过一千种把周围的东西统统爆破的方式,不过他想到了个更直接的方法。警官猛地摁住钢锁的肩,把他摔倒在地上。

“没错,我生病了。”他跪在钢锁的双腿间,粗暴地解开他的下身装甲。机器恐龙被吓呆了,瞪大了双眼盯着他的长官,那张平日里端正而总是温和的脸被什么特殊的东西扭曲了,他用手掌使劲搓揉机器恐龙的输出管,细长的手指摸索着研磨钢锁的接口。

“小蜂!这、这有点疼——”

“没事,很快就好了……”他低下头,似乎是犹豫了一会儿,然后尽可能张大嘴把那根尺寸很大的管子含进嘴里。

这真是疯了。钢锁打了个冷噤。他以为大黄蜂这样的从不缺乏追求者的人愿意躺进他怀里已经很不可思议了,而现在,那个可爱的小警官正像品尝什么美味似的舔舐着他最为尴尬的部位。不过这起了作用,钢锁现在开始觉得有些难以忍受了。他的输出管变得坚硬,他伸出手来摁住大黄蜂,好让管子捅进大黄蜂的喉咙深处。这让钢锁很兴奋,他听见那青年的喉咙因为无法承受的尺寸而发出溺水般的声音,这才赶紧松开手。

“你真是个怪物。”

“抱歉。”

“我想我是太紧张了,大概是。钢钳他们搞得我总是神经紧绷。”

“你是个负责的好警察。”大个子伸手抱住警官,然后满怀爱意地吻他的额头和光镜。他看见大黄蜂右手小指上的伤痕,尽管救星让他的右手恢复了功能,但活生生被掰断手指的痛楚哪怕是想想都叫人惧怕。他本可以不受伤,但突然出现在战场的人类让他不得不选择了必要的措施。他的右手被夹进了粉碎机里。这让钢锁想起横炮开的一个恶趣味玩笑。

“我想你可以说些更应景的话。或者什么都别说……”他把那受伤的手放在钢锁唇边,大个子抓住它,细密地吻上面的每一寸金属,一只手解开他的下身装甲,亲昵地抚摸那里的原生机体。他深爱着这个勇敢的年轻人,但又莫名地有些害怕他。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就……只是这样就行了。我想我们做些——你可以进入我,或者让我进入你,这样再好不过了。”

钢锁回应了他的邀请,他顺着那双腿找到狭窄的接口,滑腻的、湿润的触感传到指尖,他又用宽大的手掌覆在大黄蜂的输出管上。以大黄蜂的体格而言,他发育得非常正常,但钢锁对他而言确实是个十足的大个子。

“我想还是……我来吧。因为——”

“好了!打住!我知道了!”警官别过脸去,他不想告诉钢锁,他都替钢锁感到尴尬了。

输出管前端轻轻顶开那个狭小的接口两边的保护叶片,分量已经让大黄蜂的接口开始酸胀,他紧紧抓住钢锁的胳膊,力道几乎能在装甲上留下凹痕。钢锁犹豫了一会儿,可那小警察紧张而有些失神的表情让钢锁的脑模块一时有些恍惚。他像抚摸什么贵重物品似的,来回抚摸他的机体,他亮黄色的涂装,他覆盖着薄装甲的纤细的腰腹,以及他裸露着原生机体的后背。钢锁惊讶于这个汽车人的机体流畅的线条,而他变为跑车时,那丰满坚实的形体又是如此凶悍。

他抓住那双手,用自己的手扣住它们。他又亲吻了大黄蜂的嘴唇和脖颈,然后猛地挺起他力量强劲的腰,好让大黄蜂把他的输出管整个吞进去。这一击实在太过强硬,中尉平缓的呻吟突然中断,他瞪大双眼,疼痛叫他浑身发抖,但他对情事的经验试着放松身体,很快就适应了那个体型健壮的伴侣,他主动迎合着对方的动作,虽然每次顶到深处依旧他渣的很痛。钢锁开始大声地喘息,声音几乎盖过了撞击声和大黄蜂的低呼,中尉不禁又开始叹气了。

“抱歉……唔……小蜂,可是你的机体真的……”

“啊——钢锁……我……”从那一点传出的快感像电流迅速扩散至全身,他没法控制自己的动作,只是紧紧抱住钢锁的脖颈,难耐地扭动腰身。钢锁又开始感到不安了。这可爱的人或许压根不属于他——他这么想着,发了狠似的冲撞着,疼痛和快感让大黄蜂几乎尖叫,警官猛地用拳头堵住嘴。

“小蜂——我——我需要你。”

“嗯……啊……知道……”他微笑起来,像阳光一般的,钢锁再熟悉不过的笑容。他又安下心来。

“抱歉,我……”

“我过载了,第一次。”

“你以前没有做过吗?”

“我是说……和你。”他有些尴尬,尽管喘息还没停下,“钢锁,我一直想问你……”

机器恐龙认真地看着紧张不已的警官,他漂亮的蓝色光学镜小心地盯着面前的大个子。

“我——我有过伴侣,不过很失败,我想是我的错。我杀了很多人,手上沾满能量液。”他顿了顿,似乎是鼓起勇气似的,“你不同,你除了破坏公物,什么都没错过,你很好。我只是想,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惹人讨厌?”

“什么?!为什么?!小蜂,你是我的导师,你是个英雄——”他不知该说什么好,便紧紧抱住那警官,“别想那些奇怪的念头了,我需要你,我只是想,你在我面前可以放松一些。还有,别再把手指搞断了。现在我们得回去了。”

“没错。”他又笑起来,轻轻吻住大块头。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