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not蜂only,放旧文,时不时别的。大兄弟,来根棒棒糖啊

黄丝带(驚天雷x大黃蜂)

黄丝带

惊天雷惊讶于那小黄车又出现在面前之余,心里却几乎平静得难以置信。他真是十分可笑,脸上挂着那副明媚的表情杵在那儿,盯着惊天雷不说话。
小个子上前了一步,张开嘴想说话,可惜巴斯特抢了先,她那四条短腿拍打着地面,不停地发出威胁的吼叫,大黄蜂便退了几步以示没有恶意,惊天雷招呼了几声,那小小的巴哥犬这才躲到主人身后,依旧警惕地打量着入侵者。
“你——你养了条狗。”他不敢看巴斯特,似乎是受了些惊吓,一手捂着额头局促地磨蹭着一小块掉了的漆,蓝光镜偷偷瞟着惊天雷的机体。
“嗯。巴斯特,我的好姑娘。”
“唔。你的涂装……保养得很好……”他几乎有些失望,又退了几步,像是想逃跑似的,也不再磨蹭额头了,只用两手紧紧拄着拐杖,浑身抖得活像刚刚放进培育舱的幼生体。
“嗯。我交了个好朋友,叫梅丽莎,你也许听过。她帮了我不少忙——有用的忙。”前霸天虎的语调听不出一丝一毫的波澜,他停顿了一下,低下头去把巴斯特托在掌心里,看大黄蜂不接话,又继续聊起来,“我现在是个作家,暂时是擎天柱的盟友,顺便,麻烦挪个地,你拦着我了,我是回来取点东西。”
“噢……哦。抱歉。你有别的住处了?我是说——你——你和梅丽莎住在一起……”
“是的,我早不住这儿了。如果没有别的问题,我得走了。”
“……没了。很高兴看见你,惊天雷。”
“……你从棺材里爬回来就为了说这个?好吧。也很高兴看见你,小黄人。”他似乎彻底没了兴趣,把一堆崭新的纸从箱子里取出来便带着狗离开了。大黄蜂失落地站在破仓库的正中间,惊天雷的电视机还在那儿,只是已经没了电源,上面却倒也没有什么灰尘杂物,打理得干干净净,大黄蜂就在正对着电视机的破沙发上坐下来,对着那堆荧光屏愣神。他无处可去,而这里恰好是个容身之所。如果这仓库当真已经是人去楼空,他不介意留下来。
这倒是让大黄蜂芯里的阴霾散去了一些,他扶着那沙发的边沿躺下来,长时间的奔波劳累消耗了他的精力,光镜很快就睁不开了。进入休眠前他迷迷糊糊地盘算着,醒来后或许得去弄点补给,再给这地方装一套能量信号屏蔽器,仿佛自己又进了另一个棺材,这世上再没人来这破仓库找他。
惊天雷仔细端详着那个沉睡的汽车人。他惊异于自己的平静,大黄蜂出现在他跟前时,他甚至连一丝一毫的欣喜都没有,只觉得似乎是早就想到了,于是趁着这汽车人自怨自艾的时间做了个信号屏蔽器。他把设备安置好,便迅速离开了仓库,可刚走出门,又忍不住折回去,两脚丝毫不听使唤,径直就朝着大黄蜂去了。他想摇醒他,可手伸到那年轻人跟前,只是小心地探到他胸口,直到隔着装甲也能明显地感觉到火种的温热,才放心下来,蹑手蹑脚地朝出口走。巴斯特在门口等他,见主人出来,小狗快活地摇头晃脑,窜到惊天雷身边直哼哼。
“安静,巴斯特。”他捧起狗来,尽快离开了。
“亲爱的,如果你还爱着我,请在老橡树上系一条黄丝带——”
seeker停在仓库门口,他听见那小个子年轻柔和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哼着歌,便扒在门口往里望。大黄蜂坐在废料堆上,双脚晃荡着,活像个幼生体;桌上的能量块被消灭干净了,饮品大约是没动过的,依旧放在那里。惊天雷犹豫着,终于还是走进去,那小个子背对着他,依然在吚吚哑哑地唱着。
“那橡树上——惊天雷?”他回过头,快活地从废料堆上跳下来,迎着惊天雷走过去。
“你没走。”
“你不是希望我就在这儿吗?”他指了指桌上的东西,露出一个称得上可爱的笑容。
“就算是吧。你总不能一辈子呆在这儿。”
“我想也是。我会去见擎天柱,好叫他带我回塞伯坦。”
“你疯了?你回去能做什么?”
“不知道,或许可以东山再起。我是个闲不住的人。”
惊天雷显出了一种苦痛的神色来,虽然只是一瞬间,不过大黄蜂看在眼里了,伸手轻轻碰了碰惊天雷的胳膊,以示对朋友的安慰。
“谢谢你带来的东西,tc。说真的,我不敢想象除了你还有谁还会为我做这些。”
“我以为你是那个‘人人都爱大黄蜂’的大黄蜂呢。”
“什么?你从哪儿听到这奇奇怪怪的说法的?我也许认识不少人,不过相信我,没人介意我这么个可有可无的人……”
“威震天介意。”他哑着嗓子说道。
“哦。那么,两个人。”他微笑着,扶着桌边坐下来。
“……我不是来跟你说这个。”惊天雷清了清嗓子,“你记得吧,我不止一次帮了你的忙,所以你是不是也该回报我一些东西?”
“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倒还真稀奇。说吧,你想要什么?”
惊天雷思索了几秒,“你就在这儿,不用太久,就一个月,如果我没法说服你,那我带你去见擎天柱。”
“TC……你知道我是什么脾气。”
“管不了,我怕你又把命给搭上。别误会,我不是关心你,只是瞧不上那些苟且偷生的家伙。”他说完话,毫无留恋地掉头就走,大黄蜂愣在原地,望着那个高大的塞伯坦人出去。惊天雷刚刚走出门口,便又听见那汽车人吚吚哑哑地唱起来。
“那橡树上飘扬着上百条黄丝带——”
惊天雷几乎每天都准时来到仓库,而他的朋友也就听话地守在仓库门口,听到战斗力轰鸣的发动机涡轮声就探出头来,朝他招手。
他们聊巴斯特,聊擎天柱,聊红蜘蛛和风刃,时不时地也会聊起各自的打算,而惊天雷永远是那副看不出喜悲的冷淡模样。
“谢谢你还介意我的生死。”小汽车人满怀感激地把一只手放在惊天雷手上。战士既没有抽回手,也不做任何反应。
“我不介意,我为什么介意?你活着和死去都只是给我增添麻烦。”他起身了,随手拿了点东西便要走。
“昨天梅丽莎来过,来问我维特维奇的事情。”
“梅丽莎?!我叫她别总看着我的……”他咕哝着梅丽莎的事情,大黄蜂脸上便又显出些哀愁来,背对着他坐下去。
“你该走了,否则她还得追过来瞧瞧。”
“没错。”惊天雷缓过神来,怔怔地往外走,走到门口才又想起什么,赶忙回过去,却见大黄蜂捂着脸,蜷成一团缩在沙发里。惊天雷慌忙凑上去。
“小蜜蜂?”他轻轻喊了一声,大黄蜂却似乎大吃了一惊,抬起头来瞪大光镜看着对方。
“TC!抱歉——我不知道你还没走——我是说——”
“你怎么了?”
“没事,真的,我想我只是有点儿——累。”他局促地抬起手来抚着额头,指尖还在发抖。
惊天雷坐下来,依旧是那副波澜不惊的神态,只是这次紧紧贴着大黄蜂,两手交叉抱在胸前,红光镜盯着那堆早已经不再使用的荧屏。
“你回去吧,我没事了。”
“哦。”他把手从胸前放下来,一手搁在靠背上,另一手便环住那个矮小的汽车人。
“你该走了,TC。”
“嗯。”他回答道,然后两人便良久地沉默着,直到大黄蜂伸出手,环住那个傲慢的战士腰际。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