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not蜂only,放旧文,时不时别的。大兄弟,来根棒棒糖啊

沟通part1(这是个废话连篇的故事)


(全年龄,也许有暴力场景?)
设定在变五之后,新领袖是补天士,大黄蜂依旧二把手,擎天柱暂时离岗,成为补天士的导师。妄想太多已经跟原作剧情割裂了

擎天柱逐渐察觉到自己的尴尬位置。当然这指的并不是作为补天士的导师,那个年轻人成长很快,他已经有个领袖的样子了;擎天柱更烦恼的是和大黄蜂的关系。
那个小汽车人对他曾经言听计从,哪怕顽皮捣蛋的时候,他只要瞪一眼,大黄蜂立马就收敛了。但仅仅是曾经。现在,那小跑车也会乖巧地坐在他一边,听他讲话,或者俩人就沉默着看废料场的汽车生锈。可到了做决定的时候,那小个子就不那么顺从了,等他把事儿做完,他才跟擎天柱招呼一声,让老领袖尴尬又有些失落地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凯德,我有些疑问……”
“你说就是了。”凯德仰起头来。擎天柱芯想,也许该问得委婉一点。
“泰莎……她做决定的时候,她会征求你的意见吗?”再一想,这可真是够“委婉”的。
“怎么,大黄蜂又把你给忘了?跟他这个年纪的人打交道,就好像在打仗,等他长大了,你就成了手下败将,他当然不会听你的。”
领袖下意识地摸摸脸颊,一年前的恶战中大黄蜂挥舞着战锤把他的左侧脸打得粉碎,而他也几乎把那年轻人撕成两半。可是结果究竟是谁赢了,并没有人看到。他清醒过来时,凯德已经冲向敌阵,而那明艳的黄色汽车人则浑身是伤地躺在地上,蓝光镜没了亮光,铠甲也被撕得七零八落。擎天柱不知道他们两人是如何结束了那场恶战,但既然凯德这么说,兴许胜者是大黄蜂。
“那时候,我输给了……大黄蜂?”
“我说的不是实际的战斗!有时候跟你聊天真费劲。”男人挠了挠头顶,“他是个小伙子,他要面子,你要做的就是靠边站,因为你在妨碍他前进。就这么简单。”
那塞伯坦人突然显出一种忧愁的神情来,又不好再问下去,颓然地倚在仓库边上,看着补天士召集战士们商讨什么事情。大黄蜂正好从对面望过来,疑惑地打量着他的朋友,看擎天柱丝毫没有过去的意思,才挪开了视线专心听补天士讲话。
“他没有你也能做的很好,你不用天天跟在他排气管后面教他该干什么了。”凯德补充道。
擎天柱依然不回答,只是盯着他的小战士。他们隔的太远,擎天柱听不清对话的内容,但他也倒没有上前去听的欲望,反正补天士都会向他汇报。
“你不想参与会议?怎么,你们也有'更年期老爹'综合症一说?”
“……我不确定。对于疾病,我想救护车和探长更专业,我会向他们咨询。”
“……咱们没法聊了……”
“我想让补天士做出自己的决断,而且他有能力做好。”
“那倒是。不过我看你对大黄蜂反而没这个信心。”
“他——他是个——很特别的人。”大个子回答道,却又不解释那小战士特别在哪里。
“我知道你想照顾好每一个战士,大卡车。那个小子能照顾好自己,你只要靠边站就行。”
“……”他低低地叹了一声,又惆怅地坐下来。
“长官。”年轻人走过来喊他,他的态度毕恭毕敬,擎天柱却只觉得大黄蜂像是在迁就他,茫然地抬头,仿佛是他在等大黄蜂给他下命令似的。
“长官,我们得跑一趟。”
“怎么回事?”
“不是什么大问题……是路障,和其它几个敌人。您可以留在废料场,给我们……”
“我可以去,老朋友。”他坚决地回答,然后撑着膝盖站起来,大黄蜂的视线里就只剩下擎天柱的胸甲了。年轻人不再争辩,只点了点头以示服从,然后跟在领袖身后回到队伍中去。
路障比起刚刚到地球时谨慎了很多,几次受挫在他机体和火种中都留下了不少印记,他开始改变策略,和汽车人们来回兜圈子。但他承认的某些喜好倒是一点没变——无论何时他作战的首要目标都是那个金黄色的侦察兵。
“小蜂,我有个请求……”
“你应该说命令。”年轻人笑起来,推了他的好兄弟一把。
“我要是说命令,你准不会听。”
“你说吧,我听。”
“你不要和路障接触。另外……看着擎天柱。”
“我知道了。老实说,路障好办,我躲他都来不及。擎天柱——”
“我不想太驳他的面子。”
大黄蜂略微一点头,心虚地回头看看走在最后面的擎天柱。他没有持剑,端着枪慢慢地走,脸上仍然是一副为全宇宙命运忧心忡忡的神情,看见大黄蜂回头便朝他颔首,眉眼也温和了许多。
“你最擅长这个。”
“大概吧,我只是擅长猜我们的老朋友心里在想什么。”他拍了拍补天士的后背,示意他向前走,自己则往回走了几步跟在擎天柱身边。
他们依旧沉默着并排走,但是步子渐渐慢了,离队伍越发地远,大黄蜂朝一条岔路转了过去,却被擎天柱拽住。他俩互相瞪了一会儿,大黄蜂执拗地往前走,领袖却不阻拦他了,只是一步一回头地望着补天士他们去的方向,他的朋友倒似乎十分谨慎,一直像个侦察兵那样,猫着腰,狙击枪端在手上,另一手就时不时朝前扒拉那些树枝。年轻人等了好久不见擎天柱吭声,就找了个隐蔽的地方靠着树坐下,盘算着该怎么谈。
“我们这应该不算什么特殊行动,现在我们不清楚敌人的位置,应该集中力量。所以我不认为这是谈话的好时机。”擎天柱抢先一步,年轻人便只得点点头,可他还没开口,那位性情温和的老领袖就又带着些愠怒开口了,“你不应该擅自做主。”
大黄蜂本想辩解,却只得低了头,像做错事的孩子一般杵在擎天柱跟前。
“你可以在事后和我商量,而不是在任务中把队伍分裂开。”
“我想您需要休息。”
“我知道,但那也应当是任务开始之前的话题。”
“可您没同意。我问了。”
“所以你现在同样不应该把我拉到队伍以外。”他的声音有令人敬畏的威严,以往只要他用这种声音说话,大黄蜂便会像家猫一样缩起肩膀和门翼,乖乖听从教导;可当下这小伙子丝毫没有服软的意思,他往前一步,仰头看着他的老朋友。擎天柱盯着他,眼神严厉了许多,大黄蜂这才又蔫了,点点头就要往回走。
“抱歉。我不该对你这么……粗鲁。”他伸手搭在年轻人肩头,又抽回手,“我或许没有资格这么说。”他小心地抚摩年轻人右臂和肩膀连接的关节,探长不甚熟练的医疗技术让那个伤口修复后也依然十分狰狞,绕着胳膊蔓延了一圈,仿佛在提醒每一个看见这小伙子的人,这条手臂曾和主人分离开过。事实上他浑身都是这样的疤痕。
“您是对的,长官。我本想和您说……”
“凯德说我在妨碍你。对你而言我是个障碍。”
“什么?!长官,我从没有——”擎天柱没等年轻人说完,便端起枪对着树林茂密的地方瞄准,不过对方抢了先机朝着两个落单的汽车人开枪,擎天柱伸手把年轻人揽在怀里,护着他一起往隐蔽的地方躲,找到一个壕沟之后,他想也没想,把大黄蜂推进去,随后便转身朝敌人冲锋。年轻人被摔得有些晕乎,攀着边缘慌忙爬出来,跟着也冲上去。
擎天柱的能量刃穿透了其中一个霸天虎的臂甲,对方吃痛地往后退,领袖丝毫不放松,第二刀利索地砍了过去,把他的胳膊整条卸下来。大黄蜂已经从后面跟上来,他打了两发点射,击中从背后伏击擎天柱的敌人,然后便冲上去和擎天柱背靠背迎敌。
“兄弟——不对,补天士,你那边情况如何?”
“不太好,战车队的家伙们在这儿。这可不像是路障能组织的战斗。你们情况如何?”
“我们需要增援。”
“我们不需要增援。”擎天柱接过话头,“你们集中精力对付战车队,我们能应付。通话完毕。”
“擎天柱?!我们不能对付这么多敌人!”
领袖不回答,一双蓝光镜扫视着战场,眼神如果能杀人,他这会儿恐怕已经横扫千军了。大黄蜂不再出言反对,只是把狙击枪往后背一甩,握着拳头做好了进攻准备。他似乎还不大习惯自己作为擎天柱的骑士的身份,也或许是别的原因,剑放在废料场一年也没见他动过。
“大黄蜂,多加小心。”他简短地叮嘱一句,便朝敌方冲上去,年轻人一面忧心忡忡地看他冲锋的样子,一面艰难地应付扑上来的敌人。不过当那辆黑白相间的野马出现在视野中时,大黄蜂觉得自己像是挨了当面一拳。这家伙实在太会挑时间了。路障打老远就看见那个金色的影子,他自知近战恐怕不是大黄蜂的对手,便离开一段距离朝他身后的擎天柱射击。
“长官,我们得撤退!”他喊道,可他的领袖却转了身便迎着路障冲上去。那位忠诚的霸天虎战士实在没想到擎天柱会冲过来,一面射击一面慌慌张张地后退,最后也没能躲得了,被揪住颈子砸进了土里。
“你纠缠大黄蜂的时间够长了。”他的声音仿佛从深潭中发出的猛兽的低吟,路障没来得及反应,疼痛还在让他的音频接收器嗡嗡作响,擎天柱已经把他拽起来用尽全力砸回坑里了。大黄蜂在身后护着愤怒的大卡车,他瘦小的身形对付那一堆大个头的霸天虎实在是强人所难,很快便被彻底压制住,他的枪管烫得像要熔化了,只得收起枪来用拳头砸烂了一个敌人的额头。
“擎天柱,我们得去找补天士!”年轻骑士用尽力气朝他的老友叫喊,擎天柱依旧不搭理他,大黄蜂这次确实是有些怒气了,他跳起来踢倒一个敌人,然后迅速退到擎天柱身边又说了一次。
“士兵,你的武器呢?”
“我拿着呢,枪管过热了,我们得——”
“我在问你的剑。”
“我没带!我没带!如果你就为了这事儿不理我,抱歉,我下次会带的,我们得走了!”
擎天柱不说话,拽着大黄蜂的肩膀便向后跑。他们朝补天士所在的方向前进,除了引擎的轰鸣和轮胎碾压砂石的声音,他们几乎毫无交流。大黄蜂突然刹车拦在擎天柱跟前,那大卡车差点没来得及刹车,变形之后往前翻滚才站起来。
“抱歉擎天柱,我很抱歉。我不该擅作主张。”
“你没拿你的剑。你并不认为成为我的骑士是件好事。”
他的脸上显出的表情倒是看不出愤怒,反而满是哀愁和愧疚。
“我不是那个意思。成为您的骑士是我的荣幸。”他又是那副仿佛要哭出来的表情,“我只是觉得……我不擅长用剑。”
擎天柱望着他的小骑士。他只要撒谎,光镜就会不自然地左顾右盼,在他更年少些的时候就有这习惯,擎天柱一眼就能看出来。
“是吗?”他似乎失去了谈话的兴趣,“我们需要尽快和补天士会和。”
“抱歉!长官!。”他抓住已经迈开步子的领袖,“我下次一定会带上。”
“我不会勉强你。”他挣开那只手,固执地往前走,大黄蜂像个俘虏兵似的跟着他。他们的侦察已经彻底变成了逃亡,而对前侦察兵而言更为沮丧的是他朝擎天柱撒了个不体面的谎。
“您和凯德谈过我的事?”
“是的。”
“关于什么?”
“关于我不在的时候你的行为举止。你做得很好。”
“那么……实际上你们聊了什么?”
擎天柱愣了一会儿。他以为他的老友不至于这么深究,一时有些失语。
“补天士,我们到你之前的位置了。你们那边怎么样?”
“还好,你们怎么样?”
“我的武器系统过载了,咱们在哪儿汇合?”
“我给你坐标。”
年轻人看了一眼还戳在原地的擎天柱。领袖沉默着低头看一眼补天士发送的坐标,离他们已经不远,他干脆就变回了载具形态,慢悠悠地跟在他的前侦察兵身后前进。

评论(3)

热度(31)